uTrade市场观点

GMT 2018-10-15 02:37:55

攘外还是安内 降准意味着央行做出了选择吗?
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,中国央行意外宣布,10月15日起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,以置换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(MLF)。除去此部分,降准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。 在此之前,市场就十分关注央行对货币政策的内外部均衡取舍权衡。有分析指出,内外均衡并非二元对立,而是主次问题。当前以国内均衡为主,而长期仍将回归内外部均衡。 针对此次降准,华创资管屈庆解读认为原因有二:攘外和安内。 国庆期间海外市场股债双杀,新兴市场汇率也继续走低,国内需要降准给金融市场以信心来对冲外部压力的机会。 内部而言,经济数据可能继续走弱,需要信用进一步扩张;而10月下旬也确实面临较大规模的缴税压力,因此额外投放7500亿以对冲国内的压力。 东北证券沈新凤则看到,政策推行攘外先安内。降准叠加理财新规落地,正面政策持续推出,是为了对冲外部压力,提振市场信心。 该团队预计在政策的持续推动下,未来社融有望进一步降幅缩窄、企稳,经济也有望在晚些时候弱势企稳。 在外围以美国为首的债券利率上涨的背景下,中国不仅没有第一时间跟随美国加息步伐而“加息”,反而祭出降准, 稳定流动性、稳定市场对货币政策的预期目的较为明显,同时也证明中国央行货币政策选择方向的考量因素总是先内而外。 但人民币汇率依然将是有条件稳定的,那么要么在汇率干预上给出更多动作,要么降准同时为了应对今年美国还剩1次加息的压力,“降准+公开市场利率上调”仍然是可能的选择, 总体上要保证略偏宽松。 东北证券推演认为,目前政策的最佳组合是:汇率还是要稳的,但货币政策还是稳健的、 呵护市场的、稳定经济的,开放的事业还是继续做的。 中信证券明明则称,目前有些观点将内外均衡对立而视,认为汇率稳定、货币政策独立性和资本自由流动性三者不可得兼,只能三选其二,这显然并非“三元悖论”的正确理解。 汇率的稳定并非意味着固定汇率,资本流动性也不意味着资本的完全管制,因而货币政策也不会是简单的有效和无效的二元判断,需要综合多重矛盾进行分析。 当前国内经济基本面要求货币政策以国内为主,不能过度紧缩;但面对中美周期分化、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,短期内资本管制对汇率的稳定效果尚可、离岸央票效果尚需观察,但外汇管制不是长久之计,长期来看仍然需要利率引导、信号引导释放压力;贸易问题作为结构性问题,总量工具的效果有限,甚至主动引导人民币贬值可能会加重贸易摩擦。 当前央行保持观望,后续欧日开启货币政策收缩后,央行仍然会回归加息。